思政课网络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2016年06月24日《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

2016-9-27 21:57| 发布者: 红动中国| 查看: 551| 评论: 0

摘要: 英国公投“脱欧”,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立刻均表示:也要脱离英国【综合消息】据媒体24日报道,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脱欧阵营锁定最终胜利。爱尔兰新芬党表示,他们将会就北爱尔兰独立、爱尔兰统一举行新的投票。苏格 ...
英国公投“脱欧”,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立刻均表示:也要脱离英国
 
 
 
【综合消息】据媒体24日报道,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脱欧阵营锁定最终胜利。爱尔兰新芬党表示,他们将会就北爱尔兰独立、爱尔兰统一举行新的投票。苏格兰首席大臣接受采访时则表示:“我们已经看到苏格兰加入欧盟的那一天了。”这预示苏格兰可能脱离英国独立。
北爱尔兰新芬党表示:“在代表北爱尔兰人民政治与经济利益这一方面,英国政府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今年3月份,新芬党党领袖麦吉尼斯曾表示,如果英国决定脱欧,那么爱尔兰就将举办独立公投。“如果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那么这可能对整个爱尔兰岛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且,考虑到所有的预测,那可能会违背爱尔兰人民的民主愿望,”麦吉尼斯当时曾表示“如果英国公投退出欧盟,那就有必要给爱尔兰公民以民主权利,进行一次独立公投以结束分治,并保留在欧盟中的地位。”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苏格兰首席大臣接受采访时则表示:“我们已经看到苏格兰加入欧盟的那一天了。”这预示苏格兰可能脱离英国独立。
众所周知,几年前,在英国问题上,我们曾经详细讨论过的一个“公投话题”不是“英国股欧公投”问题,而是“苏格兰脱英公投问题”。
而值得强调的是,当时之所以以大量篇幅讨论“苏格兰脱英公投”,是因为它与《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的一个重要观点---“西方资本复杂转进”是密切相关的。
 
 
为了更好的说明问题,我们不妨花些时间、重新阅读当时的一期《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在这里,我们想事先说明的是,之所以是“全文”援引一期的内容,是因为,今天即便是重新阅读该期(2014年9月12日)的“新闻素材”,都非常有助于理解今天的国际形势。接下来,原文地址:
........................................................................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2014年09月12日周五期
 
         http://www.dongfangtime.com/practical/35037.jhtml
........................................................................
 
 
●读完这篇两年前的旧文后,请大家注意这则......距今几近两年的时事资料、当期的“新闻素材”
 
 
在大家重新阅读了这篇距今几近两年的旧文之后,我们首先想强调的是,请大家注意这则......距今几近两年的时事资料、当期的“新闻素材”、也就是“美总统:打击ISIS将扩大至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 美军官:空袭叙ISIS需要地面部队支持”.......资料片段中的、与今天形势息息相关的三段文字,原文分别是:
 
 
第一段文字:报道称,奥巴马已经表示不会向伊拉克或叙利亚派遣一般的地面部队,但会派出12支美军部队以建议和协助伊拉克军队。
 
 
第二段文字:该指挥官还称,叙利亚防空网对美国空军不会形成威胁,因为叙利亚的防空武器都部署在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以及和以色列的边境上。他还表示,相信“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还不会操作过于复杂的地对空导弹系统。
 
 
 
第三段文字:此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军事分析家麦克·沃汉伦表示,在伊拉克的空袭显得比在叙利亚要轻松。因为伊拉克有当地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和库尔德武装人员,他们可以借助美军的空袭,发动地面进攻。而在叙利亚,美军只能花时间训练武装人员,并适应与他们协作。
 
 
沃汉伦指出,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ISIS这枚棋子的高效率,其实完全符合我们在“ISIS横空出世”的“第一时间”,对其给出的明确定性!
 
 
 
 
就第一段文字而言,可以这样说,“ISIS”这枚“兼具战略与战术棋子”、在“西方邪恶势力”之“无底限”的手段中,在过去几年里、在遂成西方资本全球战略的层面上,表现出了“极其高效性”:今天的事实就是,借助ISIS这枚高效率棋子,美国已经向伊拉克、甚至“俄罗斯军事保护下的”叙利亚派出了”远不止“12只的小股部队。
 
显然,ISIS这枚棋子的高效率,完全符合我们在“ISIS横空出世”的“第一时间”,对其给出的明确定性!
 
 
 
 
 
●时间过去近两年之后,西方相对成功地将“伊拉克版本”拷贝成“叙利亚版本”
 
 
而在时间过去近两年之后,奥巴马当时所说的“......不会向伊拉克或叙利亚派遣一般的地面部队,但会派出12支美军部队以建议和协助伊拉克军队”,不仅已经成为事实,而且已经借助“ISIS”及其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这些个棋子,“相对成功地”将“伊拉克版本”拷贝成“叙利亚版本”。
 
 
 
也就是说,今天,美国(西方)不仅已经将“12支以上的小股部队”派进了伊拉克,以“支持、并控制ISIS武装、或者伊拉克反对派武装,结合土耳其、以色列等盟友的配合”的模式,与国际社会(在伊拉克,更多是伊朗)影响力角力,争夺伊拉克政治、特别是军事格局的主导权,更是将“类似的小股部队”大师派进了叙利亚,以“支持、并控制ISIS武装、或者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结合土耳其、以色列等盟友的配合”的模式、与国际社会(在叙利亚,更多是俄罗斯的影响力)争夺叙利亚的军事、甚至是政治格局的主导权。
 
 
 
 
●西方在中东方向“相对成功”而不是“基本成功”,主要是因为“时间”因素
 
 
 
在这里,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我们之所以说.....过去近两年的时间中,西方在中东方向的“相对成功”、而不是“基本成功”地"将“伊拉克版本”拷贝成“叙利亚版本”,主要是因为“时间”因素,也就是说,尽管美国(西方)今天初步实现了这一局面,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太多!
 
 
事实上,有关西方对于“时间”的窘迫性,在我们的讨论中,已经强调了太多次。这里,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从西方的角度去侧证这个问题。下面,请大家回过头去体会第三段文字,即:
 
 
........
 
此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军事分析家麦克·沃汉伦表示,在伊拉克的空袭显得比在叙利亚要轻松。因为伊拉克有当地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和库尔德武装人员,他们可以借助美军的空袭,发动地面进攻。而在叙利亚,美军只能花时间训练武装人员,并适应与他们协作。
 
沃汉伦指出,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
 
 
 
 
 
 
●这本就是美国(西方)所谓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所谓“A方案”的核心要件!
 
 
 
 
显然,按沃汉伦在14年9月的说法,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西方)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值得强调的是,在沃汉伦(西方)的眼中,真到了计划之中的....美国“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时候,恐怕“叙利亚政府”就不是“当时的、甚至不是今天的叙利亚政府”了、而是美国国务聊克里“3月底时扛去莫斯科”的那份“协议”中的、“按协议形成”的“叙利亚政府”了:要么,是实质排除了巴沙尔及其利益的叙利亚新政府; 要么,就是由“亲西方利益”实质主导的“叙利亚改组政府”!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必要再次指出的是,迫使俄罗斯同意接受这样一个、可与美国(西方)协同作战的“叙利亚政府(军)”,这既是两年前奥巴马公开提出的中东军事目标,更是美国(西方)所谓“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所谓“A方案”的核心要件!
 
 
 
 
●对.....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的较合理“时间划分”
 
 
 
 
 
毫无疑问,即便以“14年9月”开始计算,对.....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的较合理“时间划分”,就是可能直到2015年8月前后、或2016年8月前后,美国(西方)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事实上,如果西方果真是这样规划中东时间表的话,则与我们在“美国(西方)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相关时间点”上的相关评估、是大体吻合的,既:
 
其一,至少在14年9月的时候,至少在公开层面,西方原计划在15年7月底前后,在迫使俄罗斯没有对西方的这种“拷贝计划”有实质性狙击行动的同时,也运用一切手段、令中国也“应对错误(注:即在‘俄罗斯直到15年7月底时、仍然未有针对西方进行任何实质性反击’的情况下,中国也未及时、果断地、一切以自己核心利益为依归,进行相应的重大政策调整、以强烈干扰西方对‘俄罗斯所谓时间因素的中东实质性妥协’的实质性消化)”,继而在这种情况下,实现“俄罗斯中东利益(在这个问题上,更多是西方军事力量高效重返中东)”与“俄罗斯乌克兰利益(在这个问题上,更多是乌克兰战争全面升级)”的“阶段性就地置换、质押”,继而就此拿到“美国(西方)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低风险、甚至无风险条件”。
 
 
 
 
 
●西方所谓的“美国(西方)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模式,其实已经演绎了这样几个版本
 
 
 
 
显然,在经历过去近两年的时间里,在被方方面面、以各种手段、或多欠、甚至反复注入“若干变量”冲击下的局势演化中,真实的情况就是:在“美国(西方)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模式问题上,西方利益或主动、或被动地、尝试了这样几个版本:
 
其一,仍然是以“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的“重返形式”:美军大规模进入伊拉克、从而近距离地威慑叙利亚、伊朗,在此基础上,甚至伺机大规模军事介入叙利亚之乱、直接切断叙利亚与伊朗的地面联系,从而所谓“有效重返中东”!
 
而值得强调的是,这种模式,是以欧洲央行“最晚2014年6月降息”的“最终成为事实”为标志,西方资本就开始“急于执行”的一种模式。
 
然而,我们更加强调的是,它又以.......“美联储最早2014年8月加息”一直推至“2015年12月”才因时间的压迫下、不顾“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未彻底搞定”的事实,不顾中国央行的公开“警告(说:当时不适合加息)”、“玩小概率”,在“距离最早可以加息的14年8月”足足“一年半”的时间后,才最终加息、且还是“强行加息”......为标志、成为至今也“未能落实”的一种模式!
 
 
 
 
●“上述标志”所标志的核心内容
 
 
 
显然,“上述标志”所标志的核心内容,就是“欧洲国家利益”始终未敢彻底地配合“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又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是北约(这是更多是欧盟军事力量)始终未能以最大的决心与力量、以“可有效消除美军(这里更多是美国国家利益)严重不安”的方式,实质性支持美军并与美军一道大规模进入中东;
 
第二个层面,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是欧洲央行(这里更多是欧盟国家利益)始终未能以最大的决心与力量、以“可有效消除美联储(这里更多是目前仍然代言西方资本的美国资本利益)严重不安”的方式,实质性支持美元并与美元(日元)一道无限度地进行“量化宽松”、继而“欧美”联手“实质性水淹南方”。
 
 
 
 
 
●原因,我们差不多在两年前已经给出
 
 
 
 
 
值得强调的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北约(这里更多是欧盟)”或“欧洲央行(这里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的制约)”之所以“始终未能”在上述两个层面“做到极致(不顾一切地)”,其原因,一如我们差不多在两年前已经给出。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再来阅读那篇旧文中的一段,原文是:
 
.....................
 
(2014年9月时)经过三个月、一个季度的“公开注水(欧元自[注:2014年]6月起、事实上就已经进入美元、日元实施很长时间的0.00-0.25%利率区域、从而正式开始无限量化宽松)”,以此为标志,内嵌在“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中的两个进程之一的“水淹南方”的“最后准备进程”已经准备妥当[欧美利益在进一步合流,欧洲利益与美国利益准备联手水淹南方,但是,欧洲利益最终是否不顾一切地实质性地参与、还得视国际社会(特别是俄罗斯对外政策决策倾向的最终选择)的最终反应、尤其是中国两个战略准备的具体情况而定]、欠的就是另一个进程、也就是“金融防火墙”之“全力构建”进程的“最后完工”。
 
.....................
 
 
 
 
●妨碍“欧洲利益不顾一切地实质性参与”的原因,从根本上看仍是“两个担忧”与“一个不满”
 
 
 
显然,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年,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今天的情况仍然类似(注:请大家注意,是类似,不完全等同,注意这一区别非常重要):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尽管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内欧美利益一直在“持续深入”的合流,但妨碍“欧洲利益(这里主要是欧洲国家利益)不顾一切地实质性参与(西方资本期望它做的)”的原因,从根本上看,却仍然是“两个担忧”与“一个不满”:
 
第一个担忧:是“国际社会”的“真实反应”。毫无疑问,这种“真实反应”直到今天为止,仍然是两个层面:
 
 
其一,是俄罗斯“对外政策决策倾向的最终选择”仍然没有最终确定。特别是,期间,于15年9月底,在“7月流火、8月未央(中国基于自己的核心利益,主动进行一系列重大政策调整,冲击、并迫使西方、俄罗斯纷纷跟随调整)” 的冲击效应下,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甚至出现“复盘”、兵出叙利亚。
 
而这,自然更加会让西方确认:除非将“俄罗斯叙利亚政策”不可逆转的“彻底搞定”,否则,一旦遭遇类似15年7,8月之类“意外重大变量”的“再冲击”,俄罗斯一旦“再复盘”,由于“时间”较目前“又进一步延迟”,则“西方相关计划即便是精密得无以复加”、其最终的走向、恐怕仍然很难预料与有效掌控! 
 
 
 
 
 
●中国沉淀下来的“战略威慑力”,较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令西方“7(月)上8(月)下”
 
 
 
 
其二,而基于“其一”,我们也就不难看出 ,导致“其一”这一层担忧的,表面是俄罗斯因素,但主要却是中国因素。
 
 
  而西方对中国因素担忧,其实是一种在过程上,在内容上,都极其“摄心”的“战略威慑”:它主要是“中国两个战略准备、践行群众路线(主要是国内)”始终未被有效干扰、更别提被实质性打断,显然,这一“始终未被实质性打断”的过程,原本就是一种“极强的战略定力”,这一“始终未被有效干扰”的过程,又是一种“极强的战略能力”,而“极强战略定力与能力”所合成的,就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已经“直摄西方内心”的战略威慑力。
 
 
不仅如此,由于时间的持续累积,特别是经过15年7月与8月之后,尤其是时间已经过了2015年这个所谓的“西方金融霸权”由“绝对优势”向“相对优势”进行转折的“转折年”,今天的“中国因素”,其沉淀下来的“战略威慑力”,对西方而言、较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令其“7(月)上8(月)下”。如果撇开“全面的核战争是不可想像”、甚至核大国之间爆发上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也不太大的“核、常两大因素”之外,仍然是如此!
 
 
 
 
第二个担忧,值得强调的是,在“第一个担忧”之外,站在欧洲国家利益的角度,要想说服自己不顾一切地全面参与(西方资本)的全球战略,还有一个重要指标没有达标,即:“目前仍然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还是“欠”另一个进程、也就是“金融防火墙”之“全力构建”进程的“最后完工”。
 
不仅如此,甚至是“金融防火墙”的“中东段”也未彻底成型---也就是说,至少早在“乌克兰之乱”折回“伊拉克之乱”时,就准备尽快拿到的“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的“关键性推进”,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也仍然没有拿到!
 
 
这就是说,即便这一指标“打个6折”,也就是从所谓的、拿到“关键性推进”的进程来看,它仍然没有达标。
 
 
然而”两个担忧“也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问题的另一部分是“一个不满”。
 
 
同样,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再来阅读那篇旧文中的一段,原文如下:
 
 
 
......................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西班牙《侃报》(2014年9月)11日报道称,苏格兰定于18日进行的独立公投无疑是给加泰罗尼亚民众注射了一支强心剂。加泰罗尼亚将于今年11月9日举行独立公投,虽然不被西班牙政府和该国法律所承认,但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马斯10日宣称,公投宗旨是“一切由人民决定”,“先民意,后法律”。
 
 
 
 
 
●“苏格兰将公投独立”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
 
 
 
 
显然,对比上述文字片段,所谓那条“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系指---苏格兰定于18日进行的独立公投;而其所触发的新闻则是----从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苏格兰将公投独立”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
 
 
前面已经说了,这是“另一个标志”,一个至少具有三层意义的“重大标志”,具体展开就是:
 
 
第一层面:它进一步证明:“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
 
第二个层面,在第一个层面的基础上,它也进一步证明:“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
 
 
 
 
 
●循所谓“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是到了顺势、并反手“挤压”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的时候了
 
 
 
 
 
第三个层面,在第二个层面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是,它更是进一步证明:当“真正为西方资本所主导”的“伊拉克之乱”之“后续发展”在“欧洲国家利益”的密切配合下,由于“俄罗斯中东政策至今被乌克兰之乱死死地套着、而始终在中东方向无所作为”,因此,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注:相关内容请参阅之前点评,核心是西方资本对欧美平台进行双向挤压。在此不再重复),在“美国国家利益”这一制约因子慢慢被“西方资本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一“最新发展”之后,为了让“美国国家利益”尽早地从“准备允许”迅速切换至“正式允许”(注:这需要得到欧洲国家利益也同意向美军有效重返中东提供有效的政治、特别是军事支援,从而以此作为美国国家利益尽快‘正式允许’的前提条件),更为了“在组织层面”令北约(欧美)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有效军事介入中东,那么,站在“西方资本”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则:
 
循所谓“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在“俄罗斯中东政策”终因“乌克兰之乱”至今未让“美国军事力量”感觉重返中东会遭遇什么巨大危险、从而公开誓言“将毫不犹豫越境军事打击进入叙利亚境内的ISIL”的有利情况下,为了高效推进“内嵌两个进程之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也就到了顺势、并反手“挤压”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以迫使“欧美利益(注: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进一步合流、继而可“合欧美两个平台之力(注: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也就是合整个北约、外加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之力,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合均已经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欧美日(元)’之力)”、去快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时候了。
 
 
 
 
 
●这种“双边挤压、同时消解”累积到一定程度,将极大地强化“西方资本”在“欧美平台”之间的运行效率
 
 
 
 
 
 
显然,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就不难看出,在“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之后,也就是说:在成功地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中东政策之后,在“美国国家利益”终于被“西方资本”在“欧洲国家利益”的配合下,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之后,作为促使“美国国家利益”尽快正式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有效手段”之一,“欧洲国家利益”也必须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介入、甚至近距离威慑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阿曼、伊朗等提供或直接的、或间接的、但必须足够的军事、特别是政治支持(注:请大家注意这个顺序)。
 
也就是说:在“美国平台(美国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因“有效重返中东”而“即将”被“恶性透支”、从而“即将”被“有效消解”的同时,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也会“同时”被一定程度地“有效消解”。
 
 
同样,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我们也不难看出,这种“双边挤压、同时消解”累积到一定程度,将极大地强化“已公开游离于欧美之间、但在‘乌克兰之乱’后、开始偏向于欧洲平台(注:并非正式选定)”的“西方资本”在“欧美平台”之间的运行效率。
 
 
然而,这远不是问题的全部。
 
 
 
 
●“公投”将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至少有两个作用
 
 
 
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站在“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角度,“公投”将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至少有两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就是“顺势、反手挤压欧洲国家利益”的作用。
 
显然,这一“作用原理”就是“苏格兰将公投独立(18日、下周四)”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
 
第二个作用,在“第一个作用”的“挤压”之下,“苏格兰公投独立”的“后续发展”必然有两个环节:
 
其一,由于欧盟成员国英国“相对独立”于欧盟之外(注:它既不使用已有17个欧盟国家使用的统一货币欧元,也不加入已有25个欧洲国家参加的申根签证协定,更重要的是,其外交、安全政策与美国更近,在经济上、拒绝签署旨在加强欧盟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致使该契约只能是欧盟成员国政府之间的一个协定,而不能转变成欧盟成员国都遵守的法律,归根结底,英国始终扮演着欧盟一体化进程深入发展的“阻碍者”的角色),因此,不论是在“欧美平台”之间,是在“欧洲平台”之内,通过“苏格兰公投独立”及“后续发展”迅速地、彻底地解决英国问题,对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却在“乌克兰之乱”后明显开始偏向“欧洲平台”的“西方资本”而言,一旦借“第一个作用”成功迫使“欧洲国家利益”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切实配合,从而迅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之后,则在加快“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问题上,这个工具不仅高效、且还是一场极易控制局面的“茶杯中的风暴”。
 
 
其二,一旦相对独立于欧盟的英国最终被分解,目前驻在苏格兰的英国“核力量”很可能在英国财力不逮的无奈下(注:苏格兰独立的动力之一,就是不想承担英国的财务负担,想依靠北海油田等优质资产单独过小日子)、在“西方资本”的协调中、被迫“转手”给“急需整合、并提升军事力量的欧盟”,甚至“英国”还不得不放弃英镑、正式使用欧元,继面让上述“财政契约”成为欧盟的法律,为欧盟政治、经济、军事的进一步整合扫清最大的障碍!
 
值得强调的是,由于“英国核打击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从属于“美国军事力量(注:在技术上,没有西方资本手中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的许可,英国核导弹是发射不出去的)”的,因此,一旦“转手”成为事实,也就等同于“西方资本”正式着手将“美国战略平台”的某些战略机能向“欧洲战略平台”进行转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妨密切关注之!
 
 
 
 
●对受到“反手挤压”的“欧洲国家利益而言,“上述局面”就是一根实实在在的胡萝卜!
 
 
 
 
显然,如果“欧洲各个国家”在提前出现的“分裂幽灵”的威慑下、最终积极配合、从而在现阶段不再阻碍“欧盟”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有效配合(比如:必要时、出动地面军事力量相助)”,那么,对受到“反手挤压”的“欧洲国家利益而言,“上述局面”就是一根实实在在的胡萝卜!
 
 
.............................
 
 
 
 
 
 
 
 
 
 
 
●在上述这段原文中,注入了相关的“最新发展”之后,与我们今天讨论内容极具关联度的几个老观点
 
 
 
 
 
请大家注意,在上述这段原文中,与我们今天讨论内容极具关联度的、是这样几个“两年前的老观点”,在注入了相关的“最新发展”之后,它们分别是:
 
 
 
第一个老观点,在两年前,在......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主导下,套住了俄罗斯的乌克兰之乱、迅速“折回”伊拉克之乱、且ISIS在伊拉克与叙利亚境内“横空出世”、美国军事力量(西方资本)借此放言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ISIS武装,同时,巴以和谈突然再起......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有意牺牲美国国家利益、压以色列让步、以实现阶段性巴以和平时,我们就明确指出:在“美国国家利益”这一制约因子慢慢被“西方资本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一“最新发展”之后,为了让“美国国家利益”尽早地从“准备允许”迅速切换至“正式允许”,更为了“在组织层面”令北约(欧美)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有效军事介入中东,那么,站在“西方资本”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则,
 
 
循所谓“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在“俄罗斯中东政策”终因“乌克兰之乱”至今(注:当时,是2014年9月)未让“美国军事力量”感觉重返中东会遭遇什么巨大危险、从而公开誓言“将毫不犹豫越境军事打击进入叙利亚境内的ISIL”的有利情况下,为了高效推进“内嵌两个进程之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也就到了顺势、并反手“挤压”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以迫使“欧美利益(注: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进一步合流、继而可“合欧美两个平台之力(注: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也就是合整个北约、外加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之力,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合均已经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欧美日(元)’之力)”、去快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时候了。
 
 
 
 
 
第二个老观点,显然,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第一个老观点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两年前,我们就认为)不难看出,在“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之后,也就是说:在成功地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中东政策之后,在“美国国家利益”终于被“西方资本”在“欧洲国家利益”的配合下,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之后,作为促使“美国国家利益”尽快正式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有效手段”之一,“欧洲国家利益”也必须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介入、甚至近距离威慑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阿曼、伊朗等提供或直接的、或间接的、但必须足够的军事、特别是政治支持(注:请大家注意这个顺序)。
 
 
第三个老观点,在两年前(2014年9月、英格兰闹公投时),我们就认为,站在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的角度、其在“资本复杂转进”进程上的精心计划是,在“美国平台(美国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因“有效重返中东”而“即将”被“恶性透支”、从而“即将”被“有效消解”的同时,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也会“同时”被一定程度地“有效消解”。
 
 
同样,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我们也不难看出,这种“双边挤压、同时消解”累积到一定程度,将极大地强化“已公开游离于欧美之间、但在‘乌克兰之乱’后、开始偏向于欧洲平台(注:并非正式选定)”的“西方资本”在“欧美平台”之间的运行效率。
 
 
 
 
第四个老观点,在“第三个老观点”的基础上,同样在两年前,我们还认为:
 
 
如果我们在这个(第三个老观点)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站在“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角度,“公投”将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至少有两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就是“顺势、反手挤压欧洲国家利益”的作用。
 
显然,这一“作用原理”就是“苏格兰将公投独立([2014年]18日)”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
 
第二个作用,在“第一个作用”的“挤压”之下,“苏格兰公投独立”的“后续发展”必然有两个环节:
 
其一,由于欧盟成员国英国“相对独立”于欧盟之外(注:它既不使用已有17个欧盟国家使用的统一货币欧元,也不加入已有25个欧洲国家参加的申根签证协定,更重要的是,其外交、安全政策与美国更近,在经济上、拒绝签署旨在加强欧盟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致使该契约只能是欧盟成员国政府之间的一个协定,而不能转变成欧盟成员国都遵守的法律,归根结底,英国始终扮演着欧盟一体化进程深入发展的“阻碍者”的角色),因此,不论是在“欧美平台”之间,是在“欧洲平台”之内,通过“苏格兰公投独立”及“后续发展”迅速地、彻底地解决英国问题,对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却在“乌克兰之乱”后明显开始偏向“欧洲平台”的“西方资本”而言,一旦借“第一个作用”成功迫使“欧洲国家利益”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切实配合,从而迅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之后,则在加快“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问题上,这个工具不仅高效、且还是一场极易控制局面的“茶杯中的风暴”。
 
 
其二,一旦相对独立于欧盟的英国最终被分解,目前驻在苏格兰的英国“核力量”很可能在英国财力不逮的无奈下(注:苏格兰独立的动力之一,就是不想承担英国的财务负担,想依靠北海油田等优质资产单独过小日子)、在“西方资本”的协调中、被迫“转手”给“急需整合、并提升军事力量的欧盟”,甚至“英国”还不得不放弃英镑、正式使用欧元,继面让上述“财政契约”成为欧盟的法律,为欧盟政治、经济、军事的进一步整合扫清最大的障碍!
 
值得强调的是,由于“英国核打击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从属于“美国军事力量(注:在技术上,没有西方资本手中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的许可,英国核导弹是发射不出去的)”的,因此,一旦“转手”成为事实,也就等同于“西方资本”正式着手将“美国战略平台”的某些战略机能向“欧洲战略平台”进行转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妨密切关注之!
 
 
 
 
第五个老观点,在两年前,基于“第四个老观点”,我们就明确提出:如果“欧洲各个国家”在提前出现的“分裂幽灵”的威慑下、最终积极配合、从而在现阶段不再阻碍“欧盟”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有效配合(比如:必要时、出动地面军事力量相助)”,那么,对受到“反手挤压”的“欧洲国家利益而言,“上述局面(注:第四个老观点)”、仍然是一根实实在在的胡萝卜!
 
 
 
 
 
 
●西方资本的整个计划、或已经“至少”被推迟了近一年之久、或即将触及“最晚时间表”
 
 
 
 
通过上面的内容,东方评论员想说明的是:在期间经过了“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的今天 ,特别是,在2015年都已经成为“转折年”的今天,由于“期间的重大冲击”,至少从2014年9月的“苏格兰脱英公投”开始计算,到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西方资本的整个计划、或已经“至少(注: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被推迟了近一年之久(如果以2015年8月计算)、或即将触及“最晚时间表(如果以2016年8月计算)”。
 
 
 
 
 
●今天,结合国际形势的诸多“最新发展”,我们同样提炼出“几个相应的后续观点”
 
 
 
显然,在一一回顾、甚至重新提炼了两年前的、有关“苏格兰公投”的“五个老观点”之后,结合今天的“英国公投”,结合国际形势的诸多“最新发展”,我们想强调的是:同样也很容易提炼出“几个相应的后续观点”,即:
 
 
 
 
第一个后续观点:相应于“第一个老观点”,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比如说,西方军事力量[目前更多是美国军事力量]有心、甚至已经有效介入伊拉克、甚至叙利亚; 巴以和平谈判再次被欧盟[法国]所推动; 英国进行变量多多的脱欧公投等),我们不难比较出今天的情况已经演化到了这一步,即:
 
 
 
 
 
 
●站在“西方资本”角度去处理问题,是立刻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最后时候”了
 
 
 
 
 
 
在“美国国家利益”这一制约因子慢慢被“西方资本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一“最新发展”之后,为了让“美国国家利益”尽早地从“准备允许”迅速切换至“正式允许”,更为了“在组织层面”令北约(欧美)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有效军事介入中东,那么,站在“西方资本”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则:
 
循所谓“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在“俄罗斯中东政策”终因“乌克兰之乱”至今、且“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虽然因‘重大变量’的冲击、而出现‘复盘’、但俄罗斯客机特别是军机事件的‘后续发展’连续证明西方的战略投机连续成功、令该‘复盘’已经走向失败”、从而并未让“美国军事力量”感觉重返中东会遭遇什么巨大危险、继而(美国国务聊克里)公开誓言“美国(西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耐心是有限”的情况下,且“时间”较原计划的、已经推迟了一年、或即将触及“最晚时间点”的情况下,为了高效推进“内嵌两个进程之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也就到了顺势、并反手“挤压”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以迫使“欧美利益(注: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进一步深化合流、继而可“合欧美两个平台之力(注: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也就是合整个北约、外加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之力,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合均已经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欧美日(元)’之力)”、去“立刻”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最后时候”了。
 
 
 
 
●是“欧洲国家利益”必须向“美国军事力量”提供全面支持的“最后时候”了
 
 
 
 
第二个后续观点:相应于“第二个老观点”,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我们不难比较出今天的情况已经演化到了这一步,即:
 
显然,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第一个后续观点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时隔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不难看出,在“欧洲国家利益(注: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也就是西方资本利益)”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仍未走到“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程度”的“无比焦急”下,也就是说:在成功地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中东政策之后,并用“俄罗斯客机”与“俄罗斯军机”事件“同时启动实质性消化俄罗斯本身之进程”的“无比焦急”下,特别是,在“美国国家利益”因“西方资本”始终未获得“欧洲国家利益”的“不顾一切的全面配合”,从而因必要条件不够、继而在美国国家利益的有效制约下,最终未从两年前的“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模式、实质切换至“正式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模式的“无比焦急”中,是.........“欧洲国家利益”也必须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介入、甚至近距离威慑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阿曼、伊朗等提供或直接的、或间接的、但必须全面的军事、特别是政治支持(注:请大家注意这个顺序).......的“最后时候”了!
 
 
 
 
 
 
 
●是必须立刻获得所谓“重大推进”的“最后时候”了!
 
 
 
 
第三个后续观点:相应于“第三个老观点”,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我们不难比较出今天的情况已经演化到了这一步,即:
 
从两年前(2014年9月、英格兰闹公投时)到今天(英国脱欧公投),我们认为:站在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的角度、相比其几年前在“资本复杂转进”进程上的精心计划,目前,由于“几年前的精心计划”远远赶不上“近两年来”的“真实变化”,不仅“美国平台(美国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最终因“西方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远未实现”而未被“有效消解”,同时,比照“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也未“同时”被一定程度地“有效消解”,结果,今天的事实就是:西方资本原本计划中的那种、通过“双边挤压、同时消解(欧美平台制约因子)”的进程,不仅“未能”累积到一定程度,从而“也更加未能”极大地强化几年前就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且在“乌克兰之乱”后、就已经开始偏向于欧洲平台(注:并非正式选定)的“西方资本”在“欧美平台”之间的“运行效率”。
 
 
因此,由于时间的因素,由于时间西方资本的整个计划、或已经“至少”被推迟了近一年之久、或即将触及“最晚时间表”,站在西方资本的角度,是必须在上述方面立刻获得所谓“重大推进”的“最后时候”了!
 
 
 
 
 
 
 
●“英国脱欧公投”这种“欲退还留,甚至名义上退出,实质上较之前更加深入且实质地入欧”的政治游戏,至少“也”有两个作用
 
 
 
 
 
 
第四个后续观点:相应于“第四个老观点”,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我们不难比较出今天的情况也已经演化到了这一步,即:
 
 
如果我们在这个(第三个老观点)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站在“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角度,通过“英国脱欧公投”这种闹剧、玩一种“欲退还留,甚至名义上退出,实质上较之前更加深入且实质地入欧”的政治游戏,至少“也”有两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就是“顺势、反手挤压欧洲国家利益”的作用。
 
显然,这一“作用原理”就是:试图将..........“苏格兰将公投独立([2014年9月]18日)”于两年前所触发的、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的“分裂幽灵”.......以“全面落地”欧洲、或以“全面落地”欧洲相威胁,全面挤压当今的欧洲国家利益!
 
 
 
 
 
 
 
●首先是“局部独立出国家”、其次是“一一转注入平台”的游戏
 
 
 
第二个作用,在“第一个作用”的“挤压”之下,“英国公投退欧”的“后续发展”必然有几个环环相扣的环节:
 
其一,由于欧盟成员国英国“相对独立”于欧盟之外(英国始终扮演着欧盟一体化进程深入发展的“阻碍者”的角色),因此,不论是在“欧美平台”之间,还是在“欧洲平台”之内,通过“英国公投退欧”及“后续发展”迅速地、彻底地解决英国问题,对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却在“乌克兰之乱”后明显开始偏向“欧洲平台”的“西方资本”而言,一旦借“第一个作用”成功迫使“欧洲国家利益”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不顾一切的全面配合”,从而迅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之后,则在彻底整合“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问题上,这个工具不仅高效、且“也”还是一场极易控制局面的“茶杯中的风暴”。
 
毫无疑问,类似的“首先是‘局部独立出国家’(从今天的英国、明天的意大利、德国、法国、西班牙、甚至后天的美国等)、其次是‘一一转注入平台’(今天是从英国独立的英格兰声称要独立并加入欧盟、明天可能就是美国的XX州声称要单过但又加入‘北约’组织[注:请不要简单认为这样的可能性是一种天方夜谭])”的游戏,或将在大西洋两岸频繁上演、或以“频繁上演”相威胁。如果“西方资本”认为外部时机合适、且全球战略需要的话!
 
 
其二,一如两年前我们的警示,今天,随着英格兰、爱尔兰、甚至伦敦“独立”的呼声紧随“英国退欧公投”的此起彼伏,一旦“公投退欧”的英国最终因“英格兰、爱尔兰、甚至伦敦的公投独立”而被迅速分解,则毫无疑问,目前驻在苏格兰的英国“核力量”就必然在“西方资本”的协调中、“合法的、迅速的、就地转注”进“急需整合、并全面提升军事力量”的欧盟,特别是这些“解体前的英国”的重要经济组成部分、不仅将立刻加入、并正式使用欧元,继而令“刚刚失去英国的欧盟”立刻完成华丽转身,以极短的时间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层面上、极大的得到整合!
 
 
 
 
 
●一旦.......则我们在至少两年就已经警示的一种情况,也就成为了趋势
 
 
 
其三,也是最为关键的,由于“英国核打击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从属于“美国军事力量”的,因此,一旦这支力量“紧急注入欧盟”成为事实,我们在至少两年就已经警示的一种可能性,也就立刻从“可能”转进成为“现实”,即:这也就等同于“西方资本”正式着手将“美国战略平台”的某些战略机能向“欧洲战略平台”进行转移!
 
 
 
 
第五个后续观点,相应于“第五个老观点”,结合今天的实际情况,我们不难比较出今天的情况也已经演化到了这一步,即:
 
 
 
 
 
 
●对欧洲国家利益而言,第四种后续观点,绝对是“大棒”之下挂着的一根“实实在在的”胡萝卜!
 
 
 
 
基于两年前的“第一至第四个老观点”,结合今天国际形势的最新发展,我们仍然想指出的是:如果“欧洲各个国家”在两年前(两年前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就提前出现的“分裂幽灵”、如今或“普遍落地(今天的苏格兰、爱尔兰、甚至伦敦或独立)”的“现实威慑”下,最终积极配合、从而在现阶段不再阻碍“欧盟”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有效配合(比如:必要时、出动地面军事力量相助)”,那么,对受到“反手挤压”的“欧洲国家利益而言,“上述局面(注:第四个后续观点)”、绝对是“大棒”之下挂着的、一根“实实在在的”胡萝卜!
 
 
因此,在“分裂幽灵”或“普遍落地”的现实“威慑”之下的欧洲国家利益看来,如果能通过“英国公投退欧”这种“反弹琵琶(相对于苏格兰独立而言)”的手法,迅速地吃定这根胡萝卜,那又何必敬酒不吃反而去吃罚酒?
 
 
 
●对美国国家利益而言,第四种后续观点,绝对是“胡萝卜”之上漂浮着一根“结结实实的”大棒!
 
 
 
而对于美国国家利益而言,“英国退欧”显然不是好消息,这说明几年前就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的、目前仍然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在“乌克兰之乱”时就已经偏向欧洲平台(注:不是选定)的基础上,开始加速“向欧偏移”,显然,这也势必激起“美国平台”的某种反弹,但由于“QE3”已经抄了美国国家利益的后路,来自“美国平台”的反弹,完全可以通过“继续印钱”或“也玩分权(局部独立)”,外加“北约(欧盟军事力量的全面配合)”的组合拳去搞定。
 
 
因此,对美国国家利益而言,“上述局面(注:第四个后续观点)”、绝对是“胡萝卜”之上漂浮着一根“结结实实的”大棒!
 
 
 
 
 
综上,我们认为,在这个层面上,值得强调的两个问题是:
 
 
第一个问题,在目前而言,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西方资本而言,“需要立刻这样去做(英国退欧)”的所谓“外部时机合适”,主要包括两个部分:
 
 
 
 
 
 
●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军)的一字长蛇阵已经是“最后、从而是致命的延长”
 
 
 
 
 
首先一个,在我们的评估中,由于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军)已经顺着所谓的“(克里带去莫斯科的)相关协议(注:详细内容请参阅2016年6月17日周五期《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攻占了拉卡,伊朗(伊拉克政府军)也相对顺利的拿下了费卢杰,因此,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军)的一字长蛇阵式军事胜利在进一步延长,甚至已经是“最后、从而是致命的延长”。
 
因此,“西方俨然自信已经吃定‘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从而自信吃定‘俄罗斯的乌克兰政策’、继而自信吃定‘俄罗斯的全球战略’了”!
 
 
其次一个,是在“首先一个”的基础 上,西方自我感觉“还有能力、且正在调动相关战略资源”,通过一系列“或战术+战略”的、“或威逼+利诱”的种种手段、试图“阶段性地稳住中国”,以最大限度地防止其“吃定俄罗斯”的计划 ,意外地再次遭遇类似“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之类的重大冲击!
 
 
 
 
●其“全球战略”也需要它立刻这样去做!
 
 
 
第二个问题,基于第一个问题,或在西方资本“自信”或“自我感觉”它“需要立刻这样去做”的所谓“外部时机合适”之外,其“全球战略”也需要它立刻这样去做!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又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首先一个方面,西方资本为“尽快”拿到“西方微调中东战略”的“关键性推进”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重要性推进”,如果我们以美国务聊克里16年3月底“访俄”、对俄罗斯抛出“叙利亚问题解决协议”为“观察开始点”,以美国国务聊克里几天前以“下周(注:就是本周)、下下周(注:就是下周)”为时间期限、用“美国的耐心是有限的”措辞、向“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发出最后通牒为“观察结束点”,那么,我们也不难看出 ,直到今天,在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年的今天 ,令西方利益无比焦急的是,这个“效率或最高、短时间内必然立杆见影”的有效重返中东模式、直到今天都依然“无法落实”!
 
 
显然,这种方式需要彻底搞定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而这种“彻底搞定”,直到今天仍然是“现在进行时”,也正因如此,这一模式直到今天还实质性地停留在计划上!
 
为此,“西方资本利益”可谓是万分焦急、焦急到已经以俄罗斯在“下周(注:本周)、或下下周(注:下周)”必须就“叙利亚问题解决方案”做出明确选择的“模式”,向俄罗斯下了最后通牒!
 
 
 
 
其次一个方面,显然,基于我们之前的既有观点:妨碍、或者令西方(欧美)始终不敢实质性玩“此模式有效重返中东”的主要原因,就是西方“始终没能彻底搞定俄罗斯”,再加上伺机“半渡而击”的中国,从而令“美军简单重返(没有北约的全面配合)面临巨大的安全危险(注:不等同、但类似于美军之越南战争,前苏军之阿富汗战争)”。
 
而在此原因下,美国军事力量在缺乏“北约(注:这里,主要是欧盟军事力量)”的实质性配合下,其受到的美国国家利益的制约(注:美国军事力量,虽是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却是美国国家利益养着的,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就显得“相对强大”,以至于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急于推动的、旨在牺牲美国国家利益,于“威逼”之余、充分利诱“沙特阿拉伯率领的阿盟(联军)”在“北约”的支撑下、全面介入伊拉克、特别是叙利亚局势的“巴以阶段性和平谈判”、竟然也始终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
 
 
 
●中国随时可能在“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的层面上来曲“反弹琵琶”
 
 
 
 
再次一个方面,尽管西方自信“条件上(注:政治与军事上,叙利亚军的一字长蛇阵已经致命延长、乌克兰战争随时可能升级,格鲁吉亚-纳卡一线,随时可以遮断俄罗斯至中东的影响力; 经济特别是金融上,俄罗斯经济已经完全顶不住了、金融上却仍然在从西方融资)”已经可以立刻搞定“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尽管西方在尽一切手段意图“阶段性稳住中国”,但种种情况说明,在时间已经过了2015年这个转折年之后,特别是,在“单纯时间”也已经越过“2016年3月”这个“时间点”后,尽管中国“相对顺利”渡过“2016年3月”这个“综合时间(注:大国间在16年3月时的彼此战略状态是否非常有利于中国)”的可能性已经“等于或小于5%”,但从4月、5月、6月中,“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群众路线的践行”的“进一步准备情况”去看,特别是中国军舰不久前出现在钓鱼岛领海毗邻海域、从而展示出“或钓鱼执法”的姿态,及中国权威媒体强调“中国有能力拖走菲律宾坐滩破舰”、从而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已经展示出“必要时,或拿的“最新发展”去看,这些都已经彰显出中国已经做好相应战略准备、或随时“拿日本说事”,或随时拿“菲律宾说事”。
 
 
不仅如此,中国央行也已公开强调”已经准备好美联储加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有这些,都意味着3月后赚来了“四月秀蔓、五月鸣蜩、六月精阳”的基础上,中国随时可能在“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一切以中国核心利益为依归、有针对性的进行重大战略调整)”的层面上来曲“反弹琵琶”。
 
 
 
 
●在时隔一年之后,“9月里”的“俄罗斯之叙利亚政策”是否会“再复盘”?我们也不知道!
 
 
 
 
 
而从目前情况看(一字长蛇阵在致命延长),尽管“俄罗斯叙利亚政策”继续出错的机会大约是”95%“,但是,如果西方不能立刻搞定俄罗斯,或者,一旦俄罗斯在“5%”的可能性中,做出正确的反应,那么,一旦果真出现“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层面的反弹琵琶”、更或者是在“(真假)钓鱼岛、(大小)钓鱼岛”进行钓鱼执法”之类的“重大变量”,在时隔一年之后,“9月里”的“俄罗斯之叙利亚政策”是否会“再复盘”?我们也不知道!
 
在这里,有必要补充的三点是:
 
第一点,所谓“真假钓鱼岛、大小钓鱼岛”,是一种基于牵动格局层面的形容,在当今情况下,真正意义上的钓鱼岛是南海方向的黄岩岛!黄岩岛所“钓”之鱼,其格局上较“钓鱼岛”为大!“钓鱼岛”钓的是以“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为两锚点”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两只锚”,而黄岩岛“钓”的、却是西方资本全球安全框架的两只锚---北约与西太平洋安全框架!
 
第二点,我们认为,美国国务卿克里冲着“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所划下的“下周、或下下周”的最后期限,似乎太自信了,其实也就太焦急了。
 
 
 
●这是否是西方连续两次投机均成功的“副效应”,我们不妨继续观察!
 
 
 
 
至于西方不惜玩‘英国公投’这种‘名退实入’的游戏、急于一边整合欧洲平台,一边双向挤压欧美平台,以急于立刻搞定俄罗斯,从而试图几步并一步,也就显得过于战略投机与战术冒险了。
 
 
至于这是否是西方在“俄罗斯客机与军机事件中,连续两次投机”均投机成功“的“副效应”,我们不妨继续观察!
 
 
 
 
 
●一旦....则“反弹琵琶”或放在“巴西牌温度计”急速升温、甚至“爆表”之后!
 
 
 
 
 
第三点,基于第二点,我们认为,一旦西方资本这次或“双向挤压欧美平台”产生其期望的效果(欧美军事力量联袂进入中东)而俄罗斯反应不力,或最终“对俄罗斯再次投机(迫使俄罗斯同意西方的方案A)”成功,总之,也就是“俄罗斯的叙利亚与乌克兰政策”最终落入那“95%(注:我们目前评估,俄罗斯95%的几率会继续出错)”的可能性中,也就是西方“表现出可以在8月底前彻底搞定俄罗斯”的节奏,那么,中国很可能将“反弹琵琶”的时间点,放在“可准确度量中东形势温度”的“巴西牌温度计”急速升温、甚至“爆表”之后!
 
因此,尽管西方急于抢时间而一再战略投机甚至战略冒险,但对于中国而言,由于相对战略超然,适宜一切视俄罗斯对“英国退欧”之后的“西方整体战略”的具体反应而定!这一点,其实从“英国公投”后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中国所表现出“相对不那么热烈”的情况,就可以强烈感知!
 
 
●黄岩岛就是钓鱼的,如菲想在在黄岩岛与解放军脱离军事接触,那么,还有中业岛呢!
 
 
第四点,在“反弹琵琶”的手段上,除了“7月流火、8月未央”的既有模式之外,还有“非和平手段”,比如,如果时机适合且战略上需要,针对菲律宾新总统放话“绝不为黄岩岛与中国开战”,从而意欲必要时、就在“真钓鱼岛”上与中国迅速脱离军事接触,对此,我们的建议是:
首先,高调地欢迎菲律宾这样说!只是,这让驻军菲律宾、扬言保护菲律宾的美军、情何以堪?
其次,是比照钓鱼岛方向的“种种可能性”。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钓鱼岛,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个观点:日本极右如想在钓鱼岛与解放军脱离接触,那么,还有琉球呢? 类似,黄岩岛就是钓鱼的,如菲律宾(其实是西方-美国-北约)想在“彻底搞定俄罗斯之前”在黄岩岛与解放军脱离军事接触,那么,还有中业岛呢!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才是一拿来基本就可用的“无动力航母”!而一旦拿下黄岩岛与中业岛,中国南海防空识别区,即便是不正式宣布,也就等同“正式划线”了!中国南海绿灯系统(相应的中国南海国内法),也就等同正式推出了!
最后,再次强调,至少在8月底之前,一切视俄罗斯对西方“英国退欧”之后的战略的具体反应为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触屏版|客户端| 廊坊师院思政部 ( 冀ICP备14022521号 )  

GMT+8, 2018-12-18 18:34 , Processed in 0.09759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